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萧湉@2010

新年新气象,努力填坑,按时睡觉

 
 
 

日志

 
 

【朗诵】《河灯》(魔七、萧湉)及制作日记  

2009-10-21 18:34:06|  分类: 我的配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豆链接

 【河灯】
——周於(魔七)

1:魔七
2:萧湉
后期:萧湉

1每一个有意识的存在,
都是无奈的。
2我们看着,
却无法控制。

1这面前的,
都印在眼里。
却怎样也无法扭转。
我看着你们不如愿,
我看着你们痛苦,
我看着你们老去,
我看着你们……

2羁绊一旦成就,
便成为了我们各自的一部分。
我和你们的幸福,
紧系在一起。

1我爱你们,
我注视着你们,
然而,
是不是我无法带给你们幸福,
你们让我心痛。

2我没有能力改变世事,
所以,
我只能祈愿。
愿你们相安相伴,
愿你们安然康泰。

1颤抖着,
我那单薄的祈愿啊,
是不是注定淹没粉碎于扑天盖下的洪流,
那讪笑着的命运和世事
怂恿着洪流残忍的击破,
那河灯……

2那祈愿的河灯啊,
送去吧,
把我的祈愿送去吧,
送到世界的尽头。
让它看到——
那承载着一切生命和世物的存在,
请让它看到。

1看这通天的大河,
闪耀着金色的明灯,
你可以,
你可以用一个冰冷的大浪,
你可以用汹涌冰冷的洪水,
颠覆着承载着无数颗心的河灯。
你可以,
你当然可以。

2但等你累了,
平静下来,
这条大河,
又泊满了无数的金色闪耀。
巨大世界中一个个甚至无法辨认的小元素,
为了自己希翼的一切,
兀自闪耀着光。
这条河流干涸的那一天,
河床上将铺着无数河灯的尸骸。
你无法否认,
你永远无法否认。

1这些祈愿曾经存在过,
它们钉入了你的骨髓,
你覆灭了它们,
但你无法抹消它们。
一次次的祈愿,
都是你的烙印。
如果说,
人们有罪的话。
你则是那个罪魁祸首。
世事和命运的洪流啊!
还有你背后的始作俑者!
我们同罪!!

2即使如此,
人们依然向你祈愿,
向着你的各种形态,
向着你的各个碎片祈愿,
愿幸福,
愿安好。

1你责怪我们吗?
责怪我们利欲熏心?
责怪我们虚假残忍?
2你冷冷的看着我们,
这样的你,
这是看着所有的祈愿,
却可以面不改色伏身而寐的你,
这样的形态!
为什么?

1因为我们渺小。
所以我们不得不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却用自己滴着血泪的希望,
来装点你的大河。

2即使如此,
我们依然祈愿。
用我们一代一代无数的叠加的记忆,
传承着希望,
传承着祝福。

1总有一天,我们会消亡。
对于这世界来说,
我们以及我们的一切,
都是那么渺小。

2总有一天那灯火通明的河流,
会回归到黑暗中去,
默默的响着没有我们聆听的旋律。
谁来,
珍惜我们这些转瞬即逝的河灯呢。

1即使如此,
我们却依然祈愿。
2点亮自己,
在河面踏出点点的涟漪前进。
1脚步有如拨响金丝琴弦的声音。
交织在一起。
2在水流中,
我们相互碰撞、分离、忽明忽暗,
1饱蘸着河流的气息,

合:最后沉没。


 


这个朗诵的起因是我在留声写的《闲聊我的网配之路(2003至今)》,提到n年前某人那个让我至今难忘的朗诵,某人看了,于是说,俺又勾起了他想朗诵滴心思,于是偶就说,哎哎,这次要一起,一起录一个吧!他说,好。

s在留声上发的新人cv求pia贴引起了好多人滴讨论,晚上我加了她的sk,她让我教她,我说我这种业余的米有理论知识的都是歪理,正和她说着呢,看到某人在群里冒泡,于是说,某,上sk吧,我说有个很可爱的孩子呢。某人说好,就上去了。专业人士出手果然不凡,俺还真米想到某人如此耐心细致,一遍遍地教着:“zhi chi shi”,说着舌头的位置牙齿的位置,一边又在q上跟我抱怨他咋干起这事儿来了,我还在那里狂笑呢,他又开始了认真的“zhi zhi zhi”……

教得差不多了,把我们的s教得快连话都说不来了……冒一个卷舌音她就在那里研究zhi chi shi的问题,我一边汗,一边喊某人:喂,你可以去分朗诵的词了!我们已经决定了合作他年初写的《河灯》。

某人在那里分词,s还在练习卷舌音,我代班教习,比较不称职,某人不时插嘴,不时被我喊:你给我分你的词去!

大概半个小时后,某人终于分好了。我拿到很兴奋,当场就sk现场演示了一版。

朗诵完毕,s给我们鼓掌,我们俩自己感觉也不错,某人pia了我一下,哪几句感情不是很对的,仔细讲了讲,我都记了下来。接着就开始了常规对话:

我:你后期我后期?

某:姐啊,人声嘛,总是你后期的嘛。

我:呃?好吧(鉴于某人的人声后期我信不太过),但是,你找音乐~(我也要找找平衡嘛)

我们的朗诵,就这样决定了~~

 

后来,我感冒了,越来越重,朗诵是米有可能咧,前几天,好不容易感冒好了,米啥鼻音了,于是,朗诵重回议事日程。

某人先录好的,还找了一段四分多的音乐,他说在他的轨给我留了时间,我只要插进去就行了,音乐应该也正好,顶多拉长一点。

结果后来我一录,哈!!他给我留的时间根本就不够,虾米四分多钟呀,明明要七分钟呢!音乐的音质不咋样,拉长到五分多的时候就已经没法听了。好吧,我故技重施,开始对音乐拼拼剪剪,掐着时间,剪出正正好好七分钟的音乐,哈哈~~~

 

第一遍试录,算了下留空的时间。

第二遍正式录,自己还挺满意的,可是我刚重听了一下,就发觉糟透咧。我和他不配,他的感情是淡而深沉,我的整个感觉都是情感比较强烈的,这一对比,太别扭了!

不行!自己枪毙掉。

于是我开始重听他的录音, 一遍遍找感觉,他说“河灯,周於。每一个有意识的存在,都是无奈的。”我接,“我们看着,却无法控制。”这一句话我最起码念了有三十来遍,他的节奏和他的感情基调还有适合我的感觉,好不容易这两句话过了我满意了,下面那个“羁绊一旦成就,便成为了我们各自的一部分。我和你们的幸福,紧系在一起。”这一段我又有问题了,“羁绊”我老是颤抖着念出来,然后这一颤整个感情基调又强烈起来了,继续一遍遍重来,然后好不容易这里似乎可以了,我开始重头再来,想看能不能往下走,结果刚录了两句,某人回来了。

我说,我正录呢,一会儿再说。

他说,好。

于是俺继续,米想到有了前几次的波折,这次可快了,一遍过,回头打了一次补丁,自己重听了一遍,就觉得这遍貌似很不错。

于是我叫他:上sk!

他上了,我放给他听,一边说,我这是刚弄好的,节奏还没调哈,你先大致听一下。他就笑,说,你别紧张啊~~(哈哈,其实我是有点紧张)

放录音的过程中,俺们只有过一次对话。

我:能听得到吗?

他:能。

我:好。

然后他就什么也没有说过了。

放完了,他居然还是不开口。我憋不住了,我说,喂,完了,觉得怎么样啊。

他,(我估摸着大概是摸了摸下巴?)说:嘿,我觉得不错啊。

我来劲了:啊!是啊!我也觉得很不错呢!

他说:嗯,好像真的不错呢~

我说:对呀!我也觉得挺好的呢!

我们俩对面得意了下,然后我说,我去后期!他说,好!

 

接着就是后期了,先处理人声,再调节奏,节奏我是一句一句调的,全部弄完以后,我还问了他一句:你说,朗诵要不要分声道?

他说:分一下吧。

我说:好,你要左边右边?

他说:男左女右。

于是我就去分了声道,合成,最后一遍重听,我又纠结了一下,他的噪音还是比我的大,我说,等等,我再处理一下你的声音。

可是我弄了几遍,他的还是比我的大,我很郁闷地说,还是大……

他说:废话,你认为如果三十块的话筒能处理成和三百的话筒一样的,那两百七不是白花了。

我吼:我那话筒是五百三!!!!!

然后我开始自我安慰:这么点噪音,传到土豆就听不出了吧?不用监听耳机就听不出了吧?……………………终于,最后合成了……

然后发给他,正好七分钟的DEMO~~~~~

 

他刚刚听了一句,qq消息就过来了:

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着这一连串“啊”大笑

他继续:姐!你太棒了!没想到我的声音还能那么好听啊!

我:哈哈哈~~~~

他:姐,你人声处理太棒了,真不愧是羊头啊~~~~

我:嘻嘻,嘻嘻,嘻嘻~

他:我觉得很不错啊~~~

我:是啊是啊!!

……

 

我俩就这样相对自鸣得意了好一会儿,期间还把朗诵反复听了好几遍,他说他妈咪讲俺声音好听~嘿嘿

 

他:姐,我们一起的这个朗诵挺好的啊。

我:是啊,我们早就该一起录朗诵了(我跟某人认识那么多年,就只合作录过一回合唱,一回广播剧,然后这个是第一回合作朗诵……)

他:不!

我:(呃?……)

他:绝对要等你买了监听耳机之后!

我:…………………………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